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拒绝微软70万年薪,中国程序员到底有多硬气?>>您当前位置: > 凯发游戏 >

拒绝微软70万年薪,中国程序员到底有多硬气?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5-09 16:36

html模版拒绝微软70万年薪,中国程序员到底有多硬气?

俄乌冲突之外,美国的“冷枪”还在瞄准中国企业。

3月12日,美国设计软件公司Figma宣布冻结大疆公司的账户,理由是“大疆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中”。

有媒体报道,华为、360等公司的企业账号,也同样遭到Figma的封禁。

印象中的制裁,也就是技术封锁、贸易禁运,或者在硬件上卡脖子,一家软件公司,竟然也能“拿捏”中国企业?

很不幸,答案是肯定的。

软件,一直是中国工业设计领域最薄弱的一环。

打个比方,修自拍照会用美图秀秀,但做美工设计,几乎都是Photoshop。剪辑短视频可以用爱剪辑,但专业的视频后期制作,依然离不开Final Cut Pro、Premiere Pro。

工业设计常用的CAD、CAE,同样也是欧美企业研发的软件做主导。

工信部《中国工业软件白皮书(2020)》的数据显示,在工业的研发设计环节,海外软件占比高达95%。

这不是卡脖子,这是要命。

不是没有国产软件崛起过。但在起步晚、投入低这样“先天不足”的条件下,大部分国产软件的归宿,都是被出局、被收购。

要么死,要么被买回来,“杀”死。

庆幸的是,也有国产软件“杀”出一条路。

这个软件,就是WPS。

(本文不含任何广告,请放心服用)

1988年,WPS问世,只比微软的Office雏形晚了3年。

在微软进入中国之前,WPS一经上市,就拿下了国内办公软件9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

1994年巅峰时期,WPS还创造了6600多万的销售神话。

但这一切,在微软进入中国之后画上了句号。在微软的攻势下,WPS一度节节败退,甚至濒临倒闭。

神奇的是,它又活了下来。

2016年,微软Office在PC市场的渗透率高达97.31%, 而WPS的渗透率,也有61.74%。

到2021年底,金山办公软件的月度活跃设备数为5.44亿,年度付费个人用户数,达到了2537万。

虽然,金山暂时无法撼动微软的地位,但在动辄被卡脖子的当下,WPS仍然为办公软件的国产替代,添了一把薪火。

从“巅峰”到“濒死”,从“艰难求生”到“同台竞技”,WPS的故事,值得我们反复咂摸。

01

WPS的前身,其实是电子打字机。

最早的机械打字机,可以这么简单粗暴地理解:把26个字母、10个数字和标点符号放到键盘上,打字的时候,将不同字母“怼”到一起,就可以变成不同的单词。

英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俄语、印地语、韩语等文字,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“打”出来。

但汉字却没有办法。字母无法直接“怼”成汉字,只能通过偏旁部首的组合,才能“打”出汉字。

问题是,汉字太多了。《现代汉语辞海》中,9万多个汉字,仅部首就有250个,把所有的字“平铺”到键盘上,并不现实。

怎么办?废除汉字,用拉丁字母?

新文化运动,钱玄同激进地提出了“废除汉字”的言论

1919年,商务印刷馆的舒振东延续英文打字机的“组合”思路,制造出了第一台汉字打字机??舒式打字机。

但因为太过繁琐,打字也较慢,一直无法量产。

1947年,林语堂制造出“明快中文打字机”,通过“?上下形检字法?”,即知道一个字的左上和右下部分,就能完成输入,非常便捷。

“?明快?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台拥有键盘的中文打字机,但时值内战,同样没有打出市场。

直到1985年,四通的执行副总裁王缉志发明出了MS-2400,国内才诞生第一台电子打字机。

而且,王缉志还为这台打字机开发了拼音输入法??半个世纪之后,汉字也可以用26个字母打出来了。

四通打字机一经推出,就直接垄断了中国办公设备80%的市场,风头无两。

可惜的是,因为没有知识产权意识,四通的拼音输入法专利,最后落到了合作方日本岛津的手里。

不过,这依然是跨时代的进步。

国家语委的周有光先生曾说:“外国有人人都能使用的打字机,提高了工作效率,我们中国人整整丧失了一个机械打字机时代,我们不能再丧失电脑时代。四通打字机开创了中国语词处理的新纪元。”

但世界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追赶,国门之外,早已进入计算机时代。

彼时还在四通做程序员的求伯君,想把打字机与计算机结合起来,开发一个能在个人电脑上使用的、符合国人特点的文字处理软件。

但当时的四通风头正劲,觉得没必要再开发一个新的汉字处理系统。于是,求伯君离开四通,转投到“金山”门下。

世界线终于来到了WPS这里。

02

在金山,求伯君夜以继日地写程序,饿了就吃泡面,即使三次因肝病住院,也依然沉浸在敲代码的世界中,甚至将电脑直接搬去病房写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988年,求伯君爆肝1年半写出了18万行代码的WPS,次年,WPS1.0正式上市,一举拿下90%的市场,形势一片大好。

只可惜这样的形势仅持续了5年就被打破了。

1994年,微软进入中国,见WPS在办公软件市场已经有了很大的“群众基础”,不好抢地盘,于是提出要收购金山。

被国际巨头看中,岂不是做梦都要笑醒?

但已是金山总裁的求伯君一口否决,而后,他又拒绝了微软开出的70万年薪。

不卖,不去,想得美。微软又怎肯轻易收手。

熟悉商业玩法的微软,很快又生一计??找到当时软件开发的直接负责人雷军,以电脑都装Windows为由,提出和WPS进行格式共享,并保证绝不动金山的市场资源。

金山认为,这是向微软学习的最好方式,欣然应允。

结果,随着WPS文档兼容了word,用户渐渐抛弃WPS,开始转移到了Windows下的office。一时间,WPS用户数量骤减。

当年,乔布斯曾向世人公布过微软的真面目,作为苹果的应用软件合作伙伴,微软剽窃了苹果Mac原型机的操作系统,推出了高度兼容各类硬件的windows 1.0,最后反过来将Mac击败。

同样的戏码,在网景也曾上演过。网景是当时最大的浏览器公司,微软也是先提出收购,遭到拒绝后,组队研发了一个IE浏览器,并捆绑在windows系统上,免费提供给客户。然后网景就这样凉了。

这是微软一贯的作风。

金山也被打击得差点破产,当时副总裁肖玢去走访客户时,对方都会疑惑的问一句:“WPS还活着呢?”

很多人都以为金山应该也和网景一样在微软的猛攻下早已歇菜。谁知两年后,金山经改版推出WPS97,新版一面世,就卖出一万三千多套,WPS的市场死灰复燃了。

被微软碾压过后,还能继续翻身,金山公司是第一家。

但寒冬并没有结束,没过多久WPS就迎来了微软的第二次猛烈攻击。

微软不仅发布Office97来对抗,甚至开始降价,利来效果好AG发财网,并放任盗版横行。

作为国际巨头,微软可以用在全球市场赚取的利润支撑这笔“赔本买卖”,但仅靠WPS吃饭的金山却寸步难行。

重压之下,为了活下去,金山推出很多爆火的单机游戏,以及金山毒霸、金山词霸、金山影霸等产品线,甚至把五颜六色的广告,“贴”得到处都是。

与此同时,金山仍旧没有放弃WPS,并在2002年打算破釜沉舟赌一把,决定“以暴制暴”,用微软的打法打微软。

即推倒积累了14年的900万行代码,重新写出操作和界面几乎和Microsoft office相差无几的WPS office。

2005年,新版WPS问世。微软默认盗版,金山就干脆将WPS2005以免费的形式推给大众。

市场反响很快,3个月后,WPS2005个人版的下载量就突破3800万。

随后,WPS又瞄准政府、官方机构以及企业用户,靠这样“剑走偏锋”的打法,硬生生杀出了一条生路,还出口到了日本。

2012年,WPS的销售收入达到1.96亿元,到2013年,金山WPS已经拿下了中国政府总采购量近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。

金山挺过来了。

1997年,央视《东方时空》在比尔盖茨来中国的当天,特地做了一档节目,请求伯君谈一谈WPS97如何对抗Word。

2008年,金山在香港上市,也有人问过类似的问题??金山会不会迫于资本层面的压力,而作出改变。

求伯君答案只有一个:“除非国家吹响了撤退的“集结号”,否则金山永远不会放弃WPS。”

03

如今, WPS可能无法撼动Office的地位,Office也无法再轻易“动摇”WPS的根基。

在我的想象中,这两者应该会一直胶着下去。

但其实,WPS已经隐隐有了要超越的势头。

在疫情的推动下,很多人选择线上办公, 2020年12月中国办公商务APP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TOP1就是WPSOffice,其月活跃用户规模高达26548万人。

2020年11月25日,国家教育部考试中心宣布:将新增计算机考试科目,正式把使用最广泛的国产办公软件??WPS Office作为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(NCRE)的二级考试科目之一。

同年,金山WPS注册用户数已达3亿,PC端市场份额达到43%,移动端更是吃下了90%的市场,其中,Windows平台上也有60.6%的电脑安装了WPS。

相当于在微软的地盘上,抢了微软的生意。

到2021年底,金山办公软件的月度活跃设备数为5.44亿,年度付费个人用户数,达到了2537万。

可能很多人对WPS颇有怨言,觉得WPS会出bug,广告太多,不好用。

甚至会想,你为WPS站台,是不是收钱了。

我想说的是,WPS固然不完美,但试想一下,如果办公软件市场只剩下Office,会是什么场景?如果微软突然撤出中国市场,那我拿什么来编辑今天的文章?

就像已经有了GPS,我们还要搞北斗系统,已经有Windows、iOS、安卓,我们还要搞鸿蒙OS,明明斗不过微软,也绝不放弃WPS。

正是因为WPS的存在,因为千千万万个不服输的国产企业,我们才有足够的底气,对那些来势汹汹的人说“不”。

让我们再回到开头的问题。

WPS活下来了,但在很多软硬件、很多高精尖领域,我们依然受制于人,在夹缝中艰难求生。

从前势单力薄的国产制造,尚能突破封锁,走出自己的道路。

更不用说今天,我们有强大的国家撑腰,有充足的资金投入,还有像我一样信仰中国制造的消费者。

我想,会有更广阔的天地,等待着国产品牌大有作为。

参考资料:

《百亿市场遭“卡脖子”,中国工业软件何时解困?》发布于“钛媒体”

《技术语言困境下的中文打字机 评<中文打字机历史>》刘年凯

《四通打字机的故事》王缉志

《办公软件WPS何以逆势翻盘?》发布于“经济日报”




上一篇:增收不增利,内存接口芯片龙头澜起科技去年净利下滑近25%_1
下一篇:没有了